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优联互通向中小企业网站推出MIP专项改造活动。

来源:原创 2020年04月07日 02:32

中小企业的网站建成后流量少,百度收录少,是很多企业亟待解决的问题,而疫情期间,对广大中小企业造成很大冲击,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为了助力中小企业的网络宣传,专门推出了MIP站群系统,协助中小企业进行宣传,让中小企业网站实现百度快速收录。

那么什么是MIP?

MIP一般是指百度力推的MIP技术,是Mobile Instant Pages英文字母的缩写,中文可以翻译文网页加速器,没有特别说明一般指的是百度MIP。随着移动发展,手机性能和宽带的提升,用户对于移动端页面打开速度要求越来越短,特别在电商类网站这种情况更加严重。这种情况下百度提出提高移动端打开速度和提升用户体验,MIP在这种情况下就得到百度大力推广。

优联互通的采用百度的MIP技术标准开发了一整套MIP站群系统,加快对搜索引擎的收录,加快对网站的SEO优化。站群内建立扁平化的内链链轮体系,让蜘蛛来去自如,快速提升网站排名。同时站群可以在后台自由管理友情链接,并自定义栏目关键词、描述以及网站副标题,网站按照百度的标准,建立了与百度之间的接口,实现对百度的实时推送功能,让百度以最快的速度对页面进行收录。新开发的MIP站群系统可以添加关联的关键词标签实现对SEO优化

做过SEO都知道,百度对于用户体验追求,可以用无以复加这个词形容。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专门针对性的开发一整套系统,用专业的技术团队解决百度快速收录问题,助力企业在疫情后的快速复苏,与全国中小企业一起打赢这次疫情下的经济战争,共同为经济建设出力。


相关推荐

QQ音乐插播听歌广告,我却不想作出谴责

本篇文章3315字,读完约9分钟如果你不是QQ音乐的付费会员,昨天的更新恐怕会让你难以接受:有用户发现,从昨天开始,QQ音乐会在你听歌的间隙,自动插入15秒左右的语音广告,甚至部分会员也声称,在歌曲切换的时候听到了广告。QQ音乐的这一做法,严重伤害到了用户体验。但在愤慨之余我们也要思考:坐拥全球第三多付费用户的QQ音乐,为何还如此“缺钱”?QQ音乐的付费天花板QQ音乐的背后,是音乐巨头腾讯音乐集团,他旗下的QQ、酷我和搜狗音乐的市占率加起来超过了70%。从腾讯音乐的财报内,我们也很难看出它短期有“缺钱”的迹象:2019年,腾讯音乐全年营业利润46亿,较2018年翻了一倍,付费用户达到了4000万,同比增长50%,数量达到了全球第三,这份成绩可谓相当亮眼。当我们仔细研究这份成绩单,会发现腾讯音乐收入的大头并不是在线上音乐,而是社交娱乐。社交娱乐版块的业务利润,要比在线音乐高出一倍还多,社交娱乐的利润份额从腾讯音乐上市起,就一直盘旋在70%。“社交娱乐”为何物?它的营收主体就是《全民K歌》,根据腾讯的统计,在线音乐用户的ARPPU(付费用户平均收益)为9.4元,而《全民K歌》直播用户的ARPPU为111.1元,一个直播用户创造的收益比10个音乐会员还要多,腾讯音乐实际上是披着音乐外衣的直播平台。腾讯音乐的“全球第三大付费平台”完全是建立在基数大的基础上,全球在线音乐第一名是Spotify,月活跃用户数是2.86亿,而腾讯音乐一季度的MAU为6.57亿,远超Spotify。不过Spotify的付费用户有1.3亿,付费率为45%,而腾讯音乐仅有6.2%,这还是不断爬升的结果,如何提高用户付费率,一直是腾讯音乐在财报会议上强调的重点。但从目前来看,腾讯音乐也难以通过新的独家版权来吸引用户,根据国际唱片协会的统计,中国96%的音乐消费者收听的是正版音乐,远高于74%的国际平均水平,向版权进行加码的边际效益已经不高。如今我们在收听到的绝大部分头部音乐,腾讯都是独家版权,其他音乐平台往往要向腾讯缴纳版权分销费用。但就算有了版权分销的收入,腾讯音乐也曾表示,订阅收费的增长比不过腾讯在版权内容上的投入。那么全球第一的Spotify,又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Spotify的成功——欧美用户也喜欢“白嫖”其实QQ音乐“插播”广告的行为,恐怕就是参考自Spotify的非会员广告策略,不过Spotify的营收模式要比腾讯纯粹很多。根据Spotify2019年财报显示,它的主要盈利途径就是音乐订阅和广告,其中订阅收费占据了Spotify营收的90%。当然,你也可以说这是仰仗于欧美成熟的付费音乐市场,但请注意,直到去年三季度为止,Spotify依然还是亏损状态,订阅收费和版权支付的平衡危机,也在Spotify上发生过。和腾讯不同,Spotify基本没有想过直播这回事,它在去年才刚开始自己的博客业务,之前一直是仰仗于付费用户的订阅收入。从锋科技来看,Spotify的成功来自于以下几点:曲库、免费服务、低价策略、以及音乐的社区化战略。曲库的优势自不必说,Spotify初期就在曲库的投入上不惜血本,所以它能在2008年就迅速成长。但“免费”曲库是Spotify脱颖而出的直接原因,Spotify看到了流媒体时代的“增量换钱”定律,用完全免费+插播广告的特性吸引用户入坑,在Spotify之前,用户根本不可能免费收听正版。不仅Spotify,目前全球第二大的付费平台AppleMusic也是看中了欧美用户对于免费的敏感度,才大胆推出3—6个月的免费周期,换来了用户的爆发增长。如果说免费是Spotify初期崛起的战略,那么带领它走向盈利的则是种类繁多的版权套餐。Spotify为家庭、学生、以及不同地区都设置了不一样的版权套餐。从Spotify的财报中可以看到,2020年Spotify用户的ARPPU相比2008年下降了一半,但换来了每季度3000万人的新增付费用户量。除此之外,Spotify的社区运营模式也相当成功,据Spotify公布的数据,大多数用户都会在离开Spotify的70天内回归音乐社区,社交共享是Spotify战略中的重中之重。Spotify从音乐人、资深专家入手吸引初始用户,再鼓励用户通过社交推荐来建立社区信任,并通过严格的质量把关塑造社区生态。这也是为何网易云如此让人留恋的原因,而腾讯将社交功能拆分到了音乐直播,放大了社区用户的疏离感。当然,Spotify的发展也有着不少问题,首先就是ARPPU的减少让部分敏感的欧美音乐人觉得作品被贱卖,Spotify也没有真正解决独立音乐人的生存问题。过分倚仗付费用户也是Spotify的痛点,他们也谋求通过博客等社交途径来扩大营收矩阵。我们可以看出,Spotify的成功并非不可复制,腾讯也拥有着低价格战略、曲库等优势,而双方风评的截然不同,恰恰是我国音乐市场不成熟的一个写照。Spotify和腾讯音乐互为围城,双方都想从对方的商业模式中找到出路。插播广告真的怪腾讯吗?相信看完Spotify的崛起之路,我们可能会相当震惊:腾讯在免费用户上投放插播广告,其实是非常正常的战略思维。并且和阅文事件不同,音乐人不良的生存状况,主要责任依然在分成不合理的唱片公司身上。锋科技并不是想为腾讯音乐辩解——未经用户允许插播广告的行为,依然极大地影响了用户体验。但中国的音乐付费观念仍然需要普及也是事实,8元的月费会员比Spotify针对菲律宾推出的地区价还便宜了一半左右。插播广告与其说是“想钱想疯了”,不如说是中国音乐流媒体在“免费收听”之后,迟早要步入下一阶段的写照。这次用户对于QQ音乐的愤怒,实际上是在指向腾讯音乐对音乐社交的冷漠和功利——杂乱的界面、无处不在的软广、“放养”的用户体验,腾讯的“泛娱乐”战略无孔不入,到了令人生厌的地步,而插播广告就是点燃这箱火药桶的一束火花。作为AppleMusic的忠实用户,锋科技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苹果对于音乐社区的小心翼翼,乔布斯就是披头士和滚石的资深音乐迷,苹果从iTunes时代就开始每年举办一场演唱会。做音乐App就要首先爱音乐,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而在QQ音乐中,免费用户恐怕很难感受到这一点。目前,QQ音乐也在尝试进行多层级付费,开展了学生优惠、好友赠送、手机套餐赠会员等活动。锋科技认为,与其增加花花绿绿的竖版弹幕广告引发用户群体的体验争议,不如将重心回归用户,从艾瑞咨询的数据和Spotify的财报可以看出,用户付费的体量依然比广告和版权运作的费用大很多,QQ完全可以舍弃一部分广告投入,来提升用户对腾讯音乐社区的忠诚度。此番QQ音乐广告风波,究竟是我国音乐付费走向成熟过程中的插曲,还是用户体验被压榨到极致的反击?恐怕只有腾讯音乐自己才知道了。

2020年05月27日 13:45

民以食为天,优惠租客惠优先!

就在某火锅品牌和某餐饮品牌忙着为涨价道歉的时候,某外卖平台又因高佣金提成上了热搜榜,一时间成为各行各业高度讨论的话题。4月10日,广东省33家餐饮协会表示某外卖平台在举国抗疫期间,依旧坚持高额佣金以及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让一众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要求某外卖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降低外卖服务佣金等。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平台抽成太高是这次广东餐饮企业集体起诉某外卖平台的主要理由。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4月22日 13:47

迪士尼如何在危机下再次“自救”?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杜威,题图:电影《花木兰》官方剧照美国第三大院线Cinemark的CFO肖恩·甘布尔近日在电话会议上向投资人透露,Cinemark计划从7月1日开始一个州一个州缓慢开放影院,并计划用时1-3个月时间实现影院全面复工。然而,Cinemark的CEO迈克·佐拉迪态度更为谨慎,他表示(7月份)并不能完全确定,目前美国政府和地方官员尚未对他们明确表示7月是否能营业,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伴随着确认病例不断攀升的情况,疫情下的北美娱乐市场依旧不容乐观,作为“龙头老大”的迪士尼从《花木兰》撤档的一声枪响后,不断面临着各项损失的“噩耗”,全球电影项目档期重排、头部项目制作停摆、主题公园相继关闭、电视广告业务严重下滑等坏消息接踵而来,迪士尼也被迫在这个特殊时期展开自己的“止损”自救方案。究竟,在这场“大疫情”下,迪士尼损失了多少?这一个月的时间,迪士尼又拿出了哪些“缓解方案”?百年公司的迪士尼,迪士尼并不是首次面对外部的经济大危机,过往的“劫后重生”又有哪些借鉴意义?一起走进疫情笼罩下的迪士尼。迪士尼损失了多少?3月10日,《花木兰》在洛杉矶举行了盛大首映礼,主演刘亦菲、李连杰、甄子丹悉数到场造势,刘亦菲更是以一袭凤凰裙吸引全球关注目光。首映结束后,《花木兰》在社交媒体口碑爆棚,北美的观影声浪空前高涨。然而,这场由迪士尼操盘的盛大首映礼,却成为疫情之下最后一场吸引全球目光的线下电影发布会。3月12日起,新冠疫情在北美全面肆虐。一夜之间,3~4月份好莱坞影片全部撤档,迪士尼也先后宣布将旗下包括《花木兰》《黑寡妇》等7月份之前上映的电影全部撤档。《花木兰》剧照随后,电影《尚气》《小美人鱼》、剧集《洛基》《旺达·幻视》等迪士尼头部项目摄制全部暂停。除此之外,迪士尼全球六大主题公园全部关闭,停业期限已经从3月底延长至“另行通知”,旗下的商店、酒店也停止营业。另外,重大赛事的全面停摆,也让迪士尼有线电视业务的广告收入遭受重挫。此时,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已经开始想要弄清楚疫情将会给迪士尼的主要业务造成多大的损失。据外媒消息,迪士尼主题公园在2019年贡献了约68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北美分析师伯恩斯坦据迪士尼财报等公开财务数字推算,如果迪士尼被迫关闭全球所有主题公园30天,该公司的收入可能会减少近20亿美元,相当于该公司当年预期收入的2.5%左右。单就美国主题公园关闭30天,就可能让该公司在2020年的收入减少15亿美元,盈利收入减少8.03亿美元。迪士尼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汀·麦卡锡也在今年2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仅关闭上海和香港两个公园,可能让第二季度的总收益损失1.75亿美元。Needham的分析师在3月13日的一份报告中说,迪士尼上半年大部分电影作品撤档,该公司将其对电影部门2020年未计利息、税项和摊销前利润的预期下调了2%,至31亿美元。而伯恩斯坦则认为迪士尼全年电影部分收入预期将下降19%。据悉迪士尼影业2019年1-3月份季度营收为21亿美元,业务部门的实际利润为5.34亿美元。另外,诸如像《尚气》和真人版《小美人鱼》此类头部电影的停拍,迪士尼每天将损失30万至35万美元。而在如今无限期的停摆情况下,迪士尼面临的损失也必将成本增长。《小美人鱼》海报除此之外,迪士尼的整体媒体网络业务,包括其广播和有线电视频道,在2019年带来了75亿美元的运营收入。如果利润贡献巨大的ESPN无法播出之前安排的赛事,不得不寻找其他方式来填补这些节目时间,其广告收入可能会下降,成本可能会上升。Needham的分析师称迪士尼2020年有线电视业务的利润预期下调了6%。而就在4月17日,Netflix股价市值达到1940亿美元,史上第二次超过了迪士尼。在今年2月份,迪士尼的估值超过2500亿美元,但截至发稿,其市值下滑至1830亿美元,缩减36%,670亿美元。由此可见,“家大业大”的迪士尼的各方面损失将是空前巨大的,并且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迪士尼遭受的经济损失也将成倍扩大。回看迪士尼百年历史,迪士尼遭遇的经济危机并不少,而在一次次危机中,迪士尼都找到了新的机遇,从而异军突起,成为巨无霸式的娱乐大亨。历史上的经济危机,迪士尼如何化险为夷?众所周知,迪士尼的传奇始于“米老鼠”,在上世纪20年代末,美国泡沫经济正在走向崩溃。1928年5月,“米老鼠系列”第一集《疯狂的飞机》上映。紧接着1929年~1933年爆发的经济危机,整体社会低迷的美国市场,因“米老鼠”幽默呆萌的形象IP出现,变得有了些许活力。迪士尼与“米老鼠”也得以家喻户晓。经济危机过后,美国经济衰退,大量工人失业,被社会分工限制的女性更难有机会工作。在整体美国社会还未复苏情况下,迪士尼公司也受此影响面临破产,美国社会和迪士尼都急需一部影视作品振奋人心。1937年,迪士尼出品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横空出世,并引起空前反响。作为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迪士尼公主系列IP的开山之作,在当时席卷了800万美元票房。《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剧照美国上世纪30年代遭遇重大经济危机的同时,迪士尼创作了的“米老鼠”与“白雪公主”两大经典形象IP,与“口红效应”经济理论应运而生,让迪士尼品牌得以享誉世界。1987年10月,“黑色星期一”股灾爆发。当日全球股市在纽约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带头暴跌下全面下泻,金融市场陷入巨大恐慌。当时,迪士尼股票一度下跌了42%。但这时,迪士尼的实景娱乐项目开始铆足马力。迪士尼运用1955年建立的加州迪士尼乐园、1971年建立的奥兰多迪士尼乐园,继续开展线下实景娱乐项目。同时,迪士尼乐园与乔治·卢卡斯针对“星球大战”IP第一次合作,推出首个“星河之旅”主题项目。与此同时,第一家迪士尼专卖店在加州GlendaleGalleria开张。1989年,迪士尼世界“迪士尼-米高梅影城”正式开幕,迪士尼乐园经典游乐设施“飞溅山”也投入吸客。致力于线下实景娱乐的成功开发,让迪士尼在1989年中期股票反弹到历史最高点。虽在1990年有所下滑,但很快在1992年初反弹到历史最高点。又到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引发的股灾对迪士尼来说最为严重,一度其股价下跌了70%,直到2011年才重回高点。2005年上任的CEO罗伯特·艾格可以说是拯救迪士尼于水火。在他任职期间,通过多次并购影视公司、储存各类IP,让迪士尼持续保持活力。2006年,迪士尼以74亿美金购买皮克斯公司,2009年,迪士尼斥资42亿美元收购惊奇漫画公司(漫威前身),2012年又宣布以40亿美金收购卢卡斯影业,2019年,迪士尼又以7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21世纪福斯公司,这些大体量的并购都为公司贡献了无数优秀的IP。并购之外,艾格还将触角升到了更多国际市场,其中重点发力的落脚在了中国。漫威宇宙系列在中国攫取巨大票仓,上海迪士尼乐园也成功投入运营。漫威10周年合影在2005年艾格接手迪士尼之前,公司的市值约为550亿美元,至他2020年2月卸任前,迪士尼公司市值曾一路飙涨到2300亿美元。艾格期间,迪士尼也正式成为了世界级的娱乐巨无霸。迪士尼在每个危机阶段都能当机立断找到一个战略落脚点,并全力集中猛攻。虽然百年迪士尼的道路并不一帆风顺,但每一次都能凭借精准的战略侧重“化险为夷”,结合时代注重内容、开发多线业务、线下运营实景娱乐、战略并购囤积IP、远征国际市场等等举措落实,都将迪士尼引领到更高一个台阶。行至今日,疫情之下,迪士尼股价近期至高下降40%,就像之前所有的低迷时期一样,迪士尼又将如何利用其标志性的品牌名称、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多样化的业务来抵御冠状病毒危机,这一次它会有怎样的战略侧重凸显呢?运营方式改革才是核心“自救”?强如迪士尼,在面对疫情危机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和多数商业公司一样,作出员工停薪待岗、高管自降薪酬等常见“节约成本”的方式。据美国中文网报道,奥兰多迪士尼世界乐园的4.3万名员工,将与4月中旬起开始无薪放假。关闭期间,公园仅保留约200名员工从事必要工作。迪士尼或将员工休假期间的医疗、牙科和人寿保险等福利保持一年。迪士尼表示:“由于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重启业务。我们被迫做出艰难的决定,采取下一步行动,休假目前不需要工作的员工。”相对应的,3月底消息,迪士尼高管也将集体减薪。据《好莱坞报道者》获得的一份迪士尼内部邮件,迪士尼现任CEO鲍勃·查佩克将减薪50%,而现任执行董事长罗伯特·艾格自愿放弃全部薪水。副总裁级别的员工将减薪20%,高级副总裁减薪25%,执行副总裁及以上级别员工减薪30%,且没有明确截至日期。对此次迪士尼停薪、休假决定,海内外媒体基本有两股声音,悲观者认为美国人没有存款的习惯,“停薪即失业”,没有收入来源的他们只能等着政府的救助金,无论你的家庭是否背负贷款,有失“人道主义”。而又有报道传闻,迪士尼该举措就是为了让员工有资格从美国政府最近通过的经济刺激计划中获得补偿,迪士尼合理利用政策补贴,节约自身成本。迪士尼高管减薪、员工无薪休假能虽能缓解迪士尼经济压力,但是相比核心业务的损失,这一点资本回收也是杯水车薪。对此,3月23日迪士尼公司将发行新债券,筹集近60亿美元,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以解决现金流紧缺的燃眉之急。根据SEC的备案文件显示,迪士尼发行的债券利率位于3.35%至4.7%之间,到期时间为2025年至2050年。迪士尼公司表示,“疫情的爆发以及防止其传播的措施影响了我们的业务。我们已经关闭了主题乐园,暂停了巡游和喜剧表演,推迟了电影在国内外上映时间,以及遭受了供应链中断和广告销售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迪士尼以710亿美元收购21世纪福克斯,这一项交易使得迪士尼的债务加剧一倍,达到480亿美元。为了振奋市场信心,早在4月初迪士尼就率先制定出旗下近30部作品的新档期,布局2020年7月至2022年7月两年之间的全球档期安排。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整理了迪士尼旗下近30部作品档期安排表,通过图表可以看出,迪士尼7月份之前的作品全部更改档期。头部作品《花木兰》《黑寡妇》《永恒族》《奇异博士2》《雷神4》都有3~6个月的档期延迟,以规避自身之间档期冲撞。《夺宝奇兵5》更是有一年多的缓冲期。而本年度档期稍后,中等体量的影片《披头乐队:回归》《王牌特工:源起》目前未调整档期。由此可见,迪士尼的电影作品已经重新清晰布局了未来2年之间的全球重要档期,相较于其他电影公司的后之后觉,迪士尼再次抢占全球电影市场先机。除此之外,就目前而言,在迪士尼各项业务可能陷入“冰点”的时候,流媒体方面的Disney+、Hulu却让迪士尼欣慰不已。2020年4月9日,迪士尼发布报告称,旗下Disney+服务推出约五个月后,全球付费订户已超5000万。该公司在2月初召开第一财季财报电话会议期间披露的付费会员数量仅有2860万订户数量,也就是说Disney+两个月时间内就激增了75%,这无疑是受到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推动。Disney+也成为美国10岁区间订阅用户最高的流媒体,因为相较其他游玩支出,父母每月支付6.99美元就能让孩子们得到相当丰富娱乐资源。Hulu的付费用户增至3070万,ESPN付费会员增至760万。付费会员的增长,广告收入的提高,让其实现营收39.87亿美元,增幅334%。以Disney+,Hulu为首的流媒体业务成为迪士尼为数不多的实现营收业务板块。影院的无期限关闭,流媒体业务的几何增长,正反对比,也让迪士尼开始开始将更多院线电影直接上线Disney+等流媒体平台的就更加容易理解。内容项目方面,4月8日迪士尼宣布,原本定档5月29日上映的《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将取消北美院线上映,而是选择直接在其流媒体平台Disney+线上播放,成为迪士尼首部放弃院线发行,转而上线Disney+的影片。随后,罗伯特·艾格透露,《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不会是唯一的、受新冠疫情持续影响的,将有更多影片跳过院线直接上线Disney+。《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剧照其中,命运多舛的《新变种人》就很可能放弃院线发行,直接上线Hulu。一场疫情,极大改变了群众的娱乐方式,迪士尼在线下运营的投入调整将会板上钉钉的事情,而早已被迪士尼摆上重中之重的流媒体必将迎来全面的阶段性侧重,然后令人担忧的是,Disney+备受期待的头部项目《旺达·幻视》《洛基》《猎鹰与冬兵》等还处在制作停工的阶段。疫情危机之下,百年的迪士尼或许也无法从现有经验之中,制定出针对此次疫情带来的冲击,但迪士尼没有停下,连罗伯特·艾格,这位曾创下无数辉煌战绩、年前宣布卸下迪士尼CEO并准备明年10月正式退休的迪士尼核心人物也重新走到了管理的第一线,并对接下来迪士尼的运营规划进行了战略调整,或将永远地改变运营方式,迪士尼又将被这位传奇人物重塑。不同于前几次的经济危机,除了迅速确定战略侧重点外,运营方式的全面改革也将是迪士尼必须“硬扛”下来的。等待迪士尼重塑后的模样,或将再度引领整个行业的新变革。

2020年04月19日 01:45